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大侠真没用】1

「呃——」
  一声闷哼后,一抹玄黑身影狼狈地从空中飞落、倒地。
  怎么可能?!少年不敢相信地捂着胸口,抬头瞪着眼前的女娃儿,不敢相信
自己竟然输了……
  「不可能……」他不信!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输给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娃。
  小女孩手执九节炼,泛着锐利光芒的银炼在地上绕了一圈,围住小巧的身子,
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勾起,看着眼前的大哥哥。
  「你好弱!」小女孩面无表情,就连语气也很淡,可却狠狠刺伤少年的自尊
心。
  「你……」少年气得快吐血,立即站起来,不甘心地朝小女孩大吼:「再一
次!刚刚只是意外,我们再比试一次。」
  「不要!」小女孩拒绝,凤眼连看他一眼都嫌懒,低头将手上的银炼收起,
系在腰上。「我没兴趣赢你第二次。」
  又一句羞辱的话,让少年气愤地瞪大眼,恼羞成怒地吼:「谁说我会输了?
刚刚是我太大意了才会被你打飞。」
  听到他的话,小女孩抬头,凤眼瞟了他一眼。「通常输不起的人都会这么说。」
这次,凤眸多了一丝轻嘲。
  嘲弄的目光让少年的脸涨得更红,被女孩说中心思,更让他恼怒,「你……
你这死小鬼……」
  「靖儿!」申屠刚打断儿子的话,抚着下颚的胡须,不悦地看着儿子。「男
子汉大丈夫要输得起。」
  被父亲喝止,少年忿忿地闭嘴,一双眼犹不甘心地瞪着小女孩。
  见状,申屠刚不禁摇头失笑。他这儿子素来心高气傲,未及弱冠就已在江湖
上排上一流高手之名,从未尝到败绩,让他对自己的武艺更自信自傲。
  可骄傲的人是无法进步的,为了挫挫儿子的锐气,他带儿子到云家,要他跟
云家老三比试。
  一开始,儿子还很不屑,要他跟个十二岁的女娃儿比试,摆明是叫他欺负小
孩子,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可由于他坚持,儿子只得不甘愿地接受,没想到,不到五招,他就被打飞了!
  看着儿子那不甘心的模样,申屠刚笑了,他这儿子的身子骨是难得一见的好
资质,可是云家老三却是百年难寻的武学奇才。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这骄傲的儿子是该学学这道理了。
  「大飞,你家琥儿的武艺是愈来愈高强了。」他向站在一旁的云大飞称赞,
不因儿子被打败而生气。
  「哪里、哪里。」云大飞嘴上谦虚,可一张脸却掩不住得意。「不过真不好
意思,我有叫琥儿手下留情了,没想到她却用五招就收拾你儿子,欸,真是抱歉
呀!」说是这么说,可脸上却一点歉意也没有。[ 热D书@ 吧# 独% 家
  哼!那死小子一开始竟敢看不起他女儿,他要是知道这臭小子这么惹人厌,
才不会叫女儿让一手。
  「哦?」听闻,申屠刚有趣地挑眉,看向小女孩。「琥儿,刚刚的比试你有
留一手?」
  「嗯!」小女孩点头,凤眸冷嘲地瞄向少年。「原本三招就可以解决的。」
  因为阿爹叫她放水,让她又多用了两招。
  「胡说!」少年听了怒吼,恶狠狠地瞪着小女孩。
  三招解决?哼,这种大话这死小鬼也说得出来。
  「你别赢了就得意,有种再来比试一次。」他一定要揍得她哭爹喊娘,不敢
再用那种轻视的眼神看他。
  「好吧!」见少年一脸不服气,小女孩勾唇,身影迅速一闪,在众人不及反
应前,已经出现在少年身前。
  「你!」少年一惊,正要往后一退,可小女孩的动作却更快,食指已点住他
的心口。
  她扬眸看向他。「弱!」丢下这句,她就转身离去。
  「你……」瞪着那离去的身影,少年气得说不出话来,可却也明了,他是真
的输了。
  不要说三招,她一招就能解决他了!
  他,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少年侠士,声名响遍江湖,人人都惊叹他是难得一见
的奇才,可却输给一个小小的女娃儿。
  少年的自尊心完全受创,他握着拳,不甘心地看着小女孩离去的方向。
  他记得这死小鬼的名字——云、白、琥!他申屠飞靖立誓,他会打败她的!
                第一章
  「呃——」
  闷哼、飞扑,落地,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俐落。
  「一百一十五次。」嘲弄地看着倒地的身影,云白琥凉凉开口,告知对方他
的败绩。
  申屠飞靖捂着胸口狼狈地慢慢起身,胸口的疼让他深吸口气,可才一呼吸,
传来的疼痛差点让他喘不过气。
  该死的!这死女人下手真重,一点都不留情。
  他痛得咬牙,可为了男人的面子,再痛他也要忍着,装作若无其事地起身,
一双眼暗恨地瞪向云白琥。
  而那双丹凤眼也凉凉地与他对视,眸里的冷嘲一点也不掩饰,让申屠飞靖更
气闷。
  她有一张很清秀的脸蛋,白白净净的,巴掌大的小脸上最显眼的就是那双狭
长的丹凤眼,眼尾微微往上轻扬,怎么看都媚得像在勾人。
  当然,那只是假象,敢接近她的人,都要有赴死的心理准备。
  她的身形一高姚修长,不像女子般娇小,瘦长的身子,连手腕都细得不像样,
没有练武之人该有的肌理。
  而长发仅是简单地盘个圆髻,几绺发丝随意垂于两侧耳际,一袭青绿色窄袖
劲装,腰间的银色长炼勾勒出不盈一握的柳腰。
  怎么看都像一个柔弱无害的女人,可是……她一点也不柔弱,甚至可恨极了。
  瞧见他暗恨的眸光,霎白琥讥诮扬唇,手指卷玩着颊侧发丝,关心地发问。
  「痛吗?」
  她刚刚可没留情,一脚往他胸口踢去,若没意外,他的胸口应该瘀青一片了
吧?
  对她话里的讥嘲听而不闻,申屠飞靖很潇洒地挺起胸膛。
  「不痛。」
  娘的,不痛才有鬼!
  他差点就要痛得缩起身子,可看到那讥诮的目光,他硬是忍着,怎么也不能
输了男人的面子。
  「是吗?」云白琥挑眉,瞧见他额冒青筋,就连嘴唇也微微抽搐,冷汗从脸
侧滴落。
  「那真可惜。」她很遗憾地拿出身上的药瓶,「我身上这云南白药治跌打损
伤很有效,原本打算给你用的,不痛就好。」说着,她又放回怀里。
  申屠飞靖瞪着她,气得咬牙,却只能憋着这口怨气。
  这死女人!想也知道她一定是故意的。
  可偏偏他却只能忍,没办法,谁教他打不过她,五年来,每次比试他必输,
没赢过一次,即使他武艺进步神速。
  自从五年前输给她后,他闭关修练,也收敛了骄傲的个性,她让他明了了什
么叫人外有人。
  因此,他敛起狂妄不可一世的姿态,立誓要打败她,他天天动练武艺,五年
来从不怠情,可是就是打不赢她。
  一百一十五次!
  娘的,他这个在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大侠,江湖人皆赞叹他武艺高强,从未尝
败绩,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武林盟主的武林豪杰,竟然输给一个女人一百一十五
次?!
  该死的!为什么他就是赢不了她?!申屠飞靖百思不得其解。
  他每次都自信满满地找她比试,相信自己绝对会赢,可他就是每比必输。
  输了,就得接受她那嘲笑的目光。
  他气得都快吐血了,可能怎么办?输就是输了,只能忍下来,忍忍忍,忍字
头上一把刀,托云白琥之福,他的忍耐力练得很好。
  那易怒的个性早被她磨平了,人人都赞他沉稳冷静。
  哈!再好脾气的圣人面对云白琥都会抓狂啦!他只是没遇过比云白琥更恶劣
的人,所以懒得生气而已。
  就像现在,他就气得很想掐死她。
  啧!枉费她长得清清秀秀的,却一点也不可爱、不讨喜,一点都不得人疼宠。
  见他气得涨红脸,却又只能闷着的模样,云白琥不禁暗笑。「有怨就要吐出
来呀!闷着只会伤上加伤,要是让申屠伯伯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我可就成罪人了。」
  听到她那嘲讽的话,凤眼扬着淡淡冷嘲,申屠飞靖的怒火整个被激起,「白
琥,你少诅咒……哦!」胸口的伤经不起激动,痛得他呻吟。
  「嗯?怎么了?你的脸怎么全皱在一起了?」见他伸手捂着胸口,云白琥挑
了挑眉。「耶?是我刚刚踢到的地方疼吗?奇了,你刚刚不是说不痛吗?怎么现
在就痛了?」
  「你……」申屠飞靖瞪着云白琥,见她一脸无辜,他却气到快吐血,该死!
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报仇的!
  对他的瞪视,云白琥不痛不痒,会吠的狗不会咬人啦!不过她也懂得适可而
止,不然要是玩过头,真气死他就不好了。
  她拿出药瓶和一颗药丸,「喏,把这药吃下去,能止痛,胸口的瘀青用云南
白药连涂三天就会消了。」
  申屠飞靖瞪着云白号手里的药,他要有骨气一点就不要拿,可他真的很痛,
要是不拿,以这女人踢在他胸口的狠劲,他一定会痛个一个多月。
  抿着薄唇,他不甘心地拿起药丸吞下去,不一会儿胸口的闷疼就已减轻,不
再疼得让他受不了。
  再接过云南白药,他闷声说道:「谢了。」
  娘的,被打伤还得向打伤他的人道谢,真不甘心!
  云白琥毫不客气地将他的道谢接下,勾着笑,她凉凉挑眉。「不客气,反正
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打伤他、再给他药,早已成惯例了。
  「云白琥,你一点都不可爱,难怪没有男人敢娶你。」申屠飞靖气得牙痒痒
的,不甘心地回呛。
  「是呀!你说的没错。」云白琥点头,轻耸纤细的肩。「这年头男人都太弱
了,嫁了也不安全呀!」她意有所指地睨他一眼。
  她那带有隐喻的眼神让申屠飞靖气得瞪眼,他冷哼一声,很跩地看着她,
「云白琥,老子这辈子可能娶任何女人,就是不可能娶你!」
  「那就好。」云白琥松了口气,凤眸睨他一眼。「我也很怕被冠上杀夫的名
号。」
  「你……」申屠飞靖瞪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恨呀!不管是武艺还是嘴
上功夫,他都惨败。
  「乖,别气。」她轻拍他的脸安抚他。「喏!这给你。」她拿了一本书给也。
  「别拍我的脸。」这女人,把他当小孩子哄吗?他没好气地拍开她的手,低
头看着她给他的书,眼睛立即瞠大。「惊天掌?!老天!你连这也盗出来了?」
  这遗失很久的掌谱,她是去哪盗的呀?而且还不在意地给了他。
  「是呀!可惜这掌谱不适合女人练,只好给你了。」云白琥一脸可惜,费了
好一番工夫才盗出来,没想到却不能练。
  申屠飞靖看向她,剑眉微扬。「你把这掌谱给我,难道不怕我靠这个打赢你?」
  云白琥斜睨他一眼,「你不懂吗?我是在给你赢的机会呀!一直赢你,说真
的,我也腻了。」说着,她很无奈地叹口气。
  「云白琥,你真的开口就没好话。」申屠飞靖没好气地吼,三两下他的怒气
就又被她挑起来。
  对他的怒火早已习以为常,云白琥一点也不怕,「我要走了,下次见。」她
朝他挥了挥手,旋身离开。
  可走了几步,她又转头,嘲弄地睇他一眼。「希望在我老死前能等到你打败
我的那一天!」挑衅地丢下一句话,她笑着离去。
  「云白琥——」瞪着那离去的身影,申屠飞靖气得跳脚,却又拿她无可奈可。
  可恶!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报仇的!
             【××××××】
  夜,极深。
  一抹浅绿身影在夜色中飞掠,轻盈地落在细瘦的树梢上,一双凤眸看着前方
的皇陵,门口有几名护卫正在巡逻。
  真是麻烦!
  柳眉微微蹙起,阿爹要是知道她跑来盗太上皇的坟,一定会抓狂,因为太危
险了!
  他们云家盗墓素来只盗沉埋百年以上的古墓,因为宝物多,被发现的机会也
比较低;最忌讳盗刚死不久的墓,因为太引人注目了,而且稀世珍宝也不多,所
以云家很少盗这类的墓。
  啧!若是可以,她也不想来盗这皇陵呀!因为太上皇刚死没几个月,守卫巡
逻得很严谨,可是偏偏她要的武功秘笈就在里头,让她不得不来。
  这太上皇也奇怪,墓里放金银财宝,珍奇古玩就算了,没事放本武功秘笈干
嘛?死人能练武吗?
  若是寻常的秘笈就算了,偏偏还是遗失百年的武功宝典,勾得她心痒难耐,
再怎么危险,她还是来了。
  没办法,谁教她是个武痴?她嗜好练武,任何秘笈她看一次就能记住全部内
容,毋需多久就能学起来。
  当她七岁那年第一次将阿爹打倒在地时,阿爹又惊又奇,直说她是难得一见
的奇才。
  什么奇才不奇才的,她才没兴趣,她只对练武有兴趣,因此她只盗武功秘笈,
盗到了就学起来,学好再去盗。这是她的乐趣之一。
  至于另一个乐趣……
  唇瓣微扬,云白琥想到申屠飞靖那张咬牙切齿的俊庞。
  他真的很好玩,通常输给她的人都会不服气,可是却也很识相,不会再来挑
衅她;不过,他却是个例外。
  自从输了她之后,他就三不五时地来找她挑战,一开始她懒得理会,毕竟他
太弱了,她没兴趣赢弱者。
  可他却一直纠缠,缠得她烦了,只好踢飞他。
  不过,这一踢,却也让她讶异,因为她用了三招才将他踢飞,没想到才短短
几个月,他竟进步了。
  她开始觉得有趣了!因此,他每次来挑战,她每次都接受,再将他打败,而
每一次比试,他都比前一次进步。
  想要赢他,也一次比一次棘手,不过她喜欢,打赢他很有乐趣呀!见他那副
不甘心的模样,就觉得愉悦呀!
  唇畔的笑容加深,不可否认,她很期待与他见面,不过距离下次见面,应该
是好几个月之后了。
  想到这,云白琥不由得微拧柳眉,想到又要隔好一阵子才能看到申屠飞靖,
不禁有点寂寞。他可是她的娱乐呢!
  「啧,看来又要无聊一阵子了。」她低哼一声,凤眸瞟向皇陵,轻拧的眉尖
立即舒开,唇瓣又扬起。
  没关系,等盗到秘笈,她也可以耗一段时间,刚好等申屠飞靖出现,再用力
踢飞他,恶狠狠地嘲笑他,呵呵……
  她轻笑地伸手摘下几片树叶,指尖轻弹,将树叶射向守卫。
  看到被树叶射到的守卫全倒地,她才飞落身影,在皇陵四周绕着,以脚尖探
着地面。
  「唔……要从哪里挖洞呢?」她的动作得快一点,下一班交接的守卫是一个
时辰后,她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她边踩边沉吟,经过一名昏迷的守卫身旁时,却隐隐觉得不对,心头有一股
不安。
  她抬头观看四周,很静,可却静得有点诡异,风中隐约带着轻浅不可察觉的
呼吸声。
  糟了!她心一惊,正要撤退时,地上昏迷的守卫却突然抓住她。
  「该死!」她立即将守卫踢开,可一群守卫却已将她包围。
  「云家盗墓者,逮到你了!」低沉的声音传来。
  她抬头和来者打了照面,一看到那人,她就知道——她中计了!
             【××××××】
  闷!
  申屠飞靖闷极了!
  大口将杯里的酒喝掉,他又倒了一怀,闷极地喝着闷酒。
  而能让他这么闷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该死的女人!想到那张可恶的小脸,
他更气闷了。
  「飞靖,你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封日岚轻摇白玉折扇,俊美尔雅的脸庞扬
着轻笑,饶富兴味地看着好友。
  申屠飞靖懒懒睨他一眼,不吭声,继续喝闷酒。
  封日岚瞄了桌上一眼,才一下子,酒壶就已空了三瓶,而对面的男人还是像
个闷葫芦一样,吭也不吭一声,就只顾喝他的酒。
  「心情闷,就叫几个姑娘进来吧!」难得来到有名的青楼,只有酒、没有美
人,实在不够味。
  「你叫你的份就好。」申屠飞靖冷哼,他对姑娘没兴趣,他比较想掐死那姓
云的女人。
  可恶,每次输给她、接受她的嘲笑后,他就得闷个好几天,又怒又恨,却又
没辙。
  「啧啧!要不是知道你是男的,我真会怀疑你是不是娘们!」平均一到两个
月闷一次,固定得跟女人的癸水没什么两样。
  「要不是从小和你穿同一件裤子长大,我也很怀疑你真是带把的吗?」申屠
飞靖没好气地回话,黑眸意有所指地瞄着封日岚那张比女人还好看几分的脸庞。
  拜云白琥所赐,他的嘴上功夫也不弱,就只是输给她而已。
  被反讽回来,封日岚也不痛不痒,俊庞依然噙着浅笑,「说真的,你每一个
多月发作一次,是为什么呀?」
  他好奇很久了!封家和申屠家算是世交,他等于是和申屠飞靖一起长大的,
对他的个性也很了解。
  少年时的申屠飞靖自信狂妄而不可一世,未及弱冠就在武林上闯出一番响当
当的名声。
  虽说申屠家是有名的武林世家,可申屠飞靖从不靠家世,只凭一人就在江湖
上闯出名号。
  他能狂能傲,是因为他确实有本事,武艺高强又是申屠家少主,是武林里人
人称赞、羡慕的少侠。
  可是五年前,他却突然变了,敛起狂狷的姿态,变得谦虚,甚至比以往更加
勤练武艺,好像要找谁报仇似的。
  他看得啧啧称奇,可怎么问,申屠飞靖却怎么也不说,只知道从那之后,他
大概一个多月就会闷一次,然后闷完,武艺就练得更勤,让他不禁怀疑……
  「飞靖,你每次闷完后就开始狂练武功,难道是因为你被打败吗?」封日岚
大胆猜测,可又觉得不可能。「可是不可能啊!当今武林,能打赢你的屈指可数
呀!」
  他这好友从出江湖后就未尝败续,怎么可能会有人能打败他?
  申屠飞靖不说话,只是脸色更沉,臭得跟什么似的。
  见状,封日岚眯眸,「难道……我猜对了?」真的假的?
  「闭嘴!」申屠飞靖低喝,大口喝掉杯里的酒。
  封日岚睁大眼,手上的折扇惊得差点掉了,嘴角隐隐抽搐。「真的假的?飞
靖,真被我说中了?」
  申屠飞靖恶狠狠地瞪着他。「封日岚,把你脸上的笑容给我收起来,否则我
不介意自己动手。」
  听到警告,封日岚很识相地勉强收起笑容,只是嘴角却一直忍不住上扬。
  难怪!他就在想,那么自傲的申屠飞靖怎会突然收敛狂态?原来就是输了人,
而且还平均一个多月输一次。
  「啧啧!飞靖,打败你的人是谁,能不能透露一下?」封日岚一脸好奇,他
这兄弟的武功已经这么强了,竟还有人能打败他,让他不禁想认识对方。
  申屠飞靖不说话,哼!他会说才有鬼,想也知道封日岚会笑死。
  见他不吭声,封日岚不放弃,继续追问。「那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他想
了下,以申屠飞靖的个性,要是输给男的还不会怎样,若是女的……
  俊眸一亮,他仔细观看申屠飞靖的表情。「那人该不会是女的吧?」
  这下,就见申屠飞靖脸色一僵。
  「噗!哈哈……飞靖,真的假的,你真的输给女人?」难怪!难怪他怎么问
他都不说,原来就是因为这样呀!
  「封日岚!」申屠飞靖恼怒地瞪着封日岚,手上的杯子被他气得捏碎,「你
想死的话就继续笑没关系!」
  「咳咳……」见他变脸了,封日岚很勉强地忍住笑声,「好好,不笑不笑。」
  要笑也得私下笑,这时候可不能捋虎须。
  「哼!」申屠飞靖冷哼,「警告你,这件事不准说出去,不然有你好看的!」
  封日岚一脸无辜。「兄弟,我像是那种会说出去的人吗?」
  「你说呢?」申屠飞靖恶狠狠一笑。「只要传出去,不管是不是你说的,我
都当是你说的。」
  哼!从小一起长大,他会不了解这姓封的吗?这家伙根本就唯恐天下不乱,
只会在旁边看他笑话。
  「啧啧!你这模样要是被那些歌颂崇拜你的人看到,一定会幻灭。」摇着折
扇,封日岚摇头。他这兄弟在江湖上是闻名的大侠,人人传闻他个性温和、脾气
好,呿!那根本是假象。
  他只是懒得生气,真让他发起怒来,他就像头老虎,会四处皎人。他相貌本
不属俊美型,五官如刀刻般粗犷刚硬,一点也不斯文,却很性格。
  先不说申屠家的势力,单申屠飞靖一人闯出的名号,就让众家闺女、侠女倾
心不已,连武林第一美人都放话非申屠飞靖不嫁。
  「我真不懂!」封日岚看着申屠飞靖,不禁感叹。「你长得也没我好看,怎
么女人缘比我还好?连上青楼,想伺候你的姑娘都比我多。」
  申屠飞靖睨了封日岚一眼,凉凉说道:「你那张脸比娘们还美,伺候你干嘛?
搞不好她们还怀疑你爱的是男人呢!」
  「是吗?」封日岚挑眉,朝申屠飞靖抛个媚眼。「飞靖,若对象是你,我不
介意来个断袖之恋。」
  那娇滴滴的媚眼,让申屠飞靖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封日岚,你真是够了!」
他受不了地瞪眼。
  封日岚轻笑,正要再说话时,门外却传来一阵骚动。
  他挑眉,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咦,那不是南宫吗?他怎会来青楼?」而且
还带了一大群捕头。
  「大概是哪个不长眼的贼惹到他了吧!」申屠飞靖没兴趣地接话,「惹到有
名的南宫神捕,那不长眼的贼可惨了!」
  「我出去瞧瞧,顺便和南宫打个招呼,你要一起吗?」封日岚看向申屠飞靖。
  「不了。」他没兴趣。
  「那要我叫姑娘陪你吗?」封日岚勾唇轻笑。「来个姑娘让你消消火,解个
闷气也不错。」
  申屠飞靖瞪过去,可封日岚根本不怕,哈哈一笑,就推门离去。
  娘的!怎么他身边尽是这种会让人气得吐血的人?申屠飞靖低咒,满肚子不
爽。
  可恶!这一切都是云白琥的错,要不是她,他也不会这么闷。
  那该死的女人,不知又跑去哪挖坟了!
  每次比完武,她就会消失一阵子,然后再出现时,就又变得更强,娘的!她
真是人吗?他怎么都打不赢她呀?他没好气地咕哝,仰头正要喝酒时,却听到身
后窗户被推开的声音。[ 热{ 书# 吧% 独@ 家* 制
  申屠飞靖眉一挑,难道是那个不长眼的贼来他这了?
  嗯哼,很好,他大爷心情正不爽,正好有人能让他出气。
  勾起阴狠的笑,申屠飞靖喝完酒,缓缓转头。「小贼!老子……」心情正不
好!
  后面这句还没说出口,他已对上一双凤眼——
                第二章
  「你……」瞪着那张脸,申屠飞靖错愕地瞠大眼,霎时说不出话来。
  看到他,云白琥讶异地扬眉,又想到这是什么地方,凤眸立即扬起一抹讥讽。
  「真巧呀,没想到你还满风流的嘛!」这么晚了还待在青楼,又见满桌的空
酒瓶,看来寻欢很久了嘛!
  她睨着他,胸口涌起一抹酸意,语气更嘲讽,「怎么没看到伺候你的姑娘?
还是你风评太差,没人肯伺候你?」
  申屠飞靖没空理会她的讽刺,他听着外头的骚动,心头立即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深吸口气,战战兢兢地开口。「云白琥,不要告诉我,南宫瑾在追捕的人就是
你。」
  云白琥回给他一抹笑,优闲地坐在窗台上,侧头想了一下,才慢条斯理地回
答。「若没意外的话,应该是在追我没错。」
  果然,她就是那不长眼的贼!
  申屠飞靖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而她竟然还一副悠哉模样,他看了简直快
吐血了。
  「你这女人还这么悠哉,你没事找事做吗?」申屠飞靖控制不住怒火,气急
败坏地对她低吼。
  「你没事去惹南宫瑾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闻名天下的神捕,被他盯上
的人,每一个都被送进大牢,你是也想尝尝牢里的饭好不好吃是不是?」这女人
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呀?
  「谁去惹他呀?」云白琥睨他一眼,冷哼一声,「你当我那么闲吗?是那姓
南宫的来招惹我好吗?」
  「他招惹你?」申屠飞靖一愣。
  「我去盗墓,谁知道是他设下的陷阱,然后就被缠上了。」云白琥耸肩,轻
描淡写地说道,略过她去盗的是太上皇的皇陵这件事。
  「你去盗墓?」申屠飞靖上下看了她一眼,不可置信地低吼:「你就穿这样
去盗墓?」一身显眼的翠绿衣衫?
  云白琥也跟着看了自己身上的衣衫一眼,不解地抬头看他,「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吗?申屠飞靖觉得自己快气爆了,这女人竟然还一脸无辜地反问
他有什么不对吗?
  他深吸口气,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咬着牙,很不抱指望地再问:「那你有蒙
面吗?」
  「干嘛蒙面?」卷弄着颊畔发丝,云白琥不以为然地看着他。「我又不是做
什么偷鸡摸狗的事。」
  「不是做偷鸡摸狗的事?」不行!他忍不住了!「盗人坟不叫偷鸡摸狗叫什
么?」
  「我盗墓是光明正大地盗,又不是偷偷摸摸地来。」云白琥撇撇嘴,他们云
家人盗墓素来光明正大,又不像那些宵小之辈。
  「去你的光明正大,要光明正大,你干嘛都半夜盗墓,不挑早上?」这女人
还敢跟他辩!
  谁知云白琥却送他一记白眼,「笨蛋!白天盗墓就不刺激了。」
  蠢!连这也不懂。
  「什么?」申屠飞靖再度一怔,什么跟什么啊?
  云白琥叹气,提起耐心跟他解释。「你难道不知那些恐怖的妖魔鬼怪都是晚
上出没的?所以当然要晚上盗墓才刺激呀!也许能遇上一些鬼怪也不一定,可惜
我到目前为止还没遇过。」她撇撇唇,满脸可惜。
  这是什么理由呀?申屠飞靖完全说不出话来,他无力地闭上眼,觉得头好痛,
认识她,真是他这辈子的孽障呀!
  「到楼上搜!」房外传来官兵的声音。
  听见愈来愈近的骚动,申屠飞靖睁开眼,很无力地问:「南宫瑾看到你长啥
模样了吗?」
  「嗯!看到了。」云白琥点头,也听到外头的骚动,不过倒一点也不紧张,
一样老神在在。
  很好,这下真的没救了!
  「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收拾。」他没好气地吼,他才不会帮她,更不会救她!
  「我也不打算找你帮忙呀!」云白琥睨他一眼,凤眸不掩轻视。「靠你不如
靠自己。」
  「很好,那你就靠自己吧!」听到她的话,申屠飞靖更火,「反正你武艺高
强嘛!打败南宫谨对你而言也不是难事。」
  他冷冷嘲讽,哼!那么有本事就不要求他。
  「是不难。」云白琥点头。「不过他真难缠,一路一直追着,要不是杀了他
会更麻烦,我早取他的命了。」胆敢设圈套抓她,找死!
  申屠飞靖听了却直冒冷汗,理智立即回复。对厚!要是南宫瑾真激怒她,她
真动手伤人,那事情就真的闹大了。
  杀伤朝廷官员可不是小事呀!而且,要是让他爹知道他在一旁旁观,那他也
完了。
  他可没忘记他爹疼云白琥疼极了,比对他这儿子还好,云白琥要是宝,他这
亲生儿子就是草,根本比不上云白琥的一根头发。
  「嗯……」云白琥没理会他,迳自沉吟。「虽说民不与官斗,不过那姓南宫
的都看到我的脸了,一定会纠缠到底,啧!麻烦,还是杀了他好了!」好,决定
了!
  「等……」
  申屠飞靖急忙开口,可话还没说出口,搜查的官兵却已到门口,门被用力推
开——
             【××××××】
  门一被推开,申屠飞靖动作快速地抓住云白琥。
  「做什……」云白琥皱眉,想要推开他。
  「闭嘴!」申屠飞靖低喝,伸手捂住她的嘴,抱住她迅速飞往内室,将她丢
上里头的床榻。
  「申……」云白琥瞪他,才要开口,却见他脱下外衣,也跟着爬上床,凤眸
立即瞠大。
  「你做什……」
  「嘘!」捂住她的嘴,申屠飞靖拉住被子盖住两人,「你闭嘴!」他低声命
令,强健的身体压在她上方。
  这家伙竟敢又叫她闭嘴?云白琥不悦地皱眉,扯开捂住嘴巴的手,「走开!」
边说边伸手要推开他。
  「进去搜!」
  听到官兵要进来了,申屠飞靖赶紧低喝。「你别闹了!」人都要进来了,这
女人还不合作,一直动来动去的!
  云白琥眯眼,见推不开申屠飞靖,她也不打算客气了,正要一掌击飞他时,
他却刚好转头。
  「都叫你别动……」申屠飞靖没好气地转头瞪她,谁知她却正好抬起头,两
人的唇刚好贴上。
  瞬间,两人一愣,两双眼怔怔对视。
  申屠飞靖这才发现两人的暧昧,他贴在她上方,两人的身体紧贴着,他能感
觉到她的柔软,呼吸间也能闻到她身上的馨香。
  那是自然的香味,淡淡的,隐隐约约的,却让他的呼吸变沉。
  而她的唇也好软,他怔怔地看着她,头一次发现她的脸好小,睫毛又长又翘,
身子也好娇小,仿佛经不起他用力一抱。
  云白琥也傻住了,这意外让她错愕,而他渐渐转深的黑眸则让她感到莫名慌
乱。
  男性的身躯贴着她,她亦感受到他的气息,那是成熟的男人气味,她不敢呼
吸,怕吸入太多他的气息,让她失措。
  「里面有人!」
  官兵的声音打破两人的迷障,申屠飞靖立即回神,赶紧掀开被子,瞪向来人。
  「谁?竟敢闯进来!」他怒吼,黑眸冷冷扫向进来的官兵,他黑发凌乱,裸
露的强健胸膛剧烈起伏,身后的床被盖住一人,虽然看不到长相,可乌黑的长发
露出被外,一看就知定是个女人。
  进来的官兵互觑一眼,一看就知道自己打扰到什么,为首的捕头开口道:
「我们在追查一名盗匪。」
  「什么盗匪我不知道,我只知你们打扰到我了,滚出去!」申屠飞靖冷睨一
眼,狂傲气势慑人。
  而他的心情也十分激动,方才的事让他惊愕,鼻间仿彿还能闻到她的香味,
引动他的情绪,让他焦躁不安。
  「这……」捕头迟疑了下,虽惧于申屠飞靖的气势,可目光还是看向床上的
女人。「请让我们看一下后面的姑娘。」以防万一,他还是得确认一下。
  申屠飞靖抿唇,不悦地挑眉。「我的女人有啥好瞧的?」
  「职责所在,请让开。」捕头走上前。
  申屠飞靖冷冷地看着他。「再上前一步,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他冷声警告,
心里却暗咒:娘的,这捕头也太难搞了!南宫瑾的手下部这么缠人吗?
  捕头脚步顿了下,态度却十分强硬,「请让开。」此话一出,一旁的官兵也
跟着拔剑。
  申屠飞靖眯眸,察觉身后的人正打算起身,他赶紧抓住被子,不让她出现。
  开玩笑!不制住她,她一定会跟这群人打起来,到时事情更难收拾。不过,
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
  申屠飞靖瞪着眼前的官兵,正当双方一触即发时,一个轻佻的声音却从门口
传来。
  「咦?怎么这么热闹?」封日岚摇着折扇,笑嘻嘻地看着对峙的场面,他身
边则跟着一名穿着玄衫的魁梧男子。
  「总捕头。」看到南宫瑾,官兵立即恭敬地低下头。
  而申屠飞靖却觉得更头痛了,完蛋了,南宫瑾出现就算了,封日岚也跟着来,
这下真的难收拾了。
  「啧啧!」封日岚挑眉看向申屠飞靖,当然也没错过床上那床被盖住的女人。
  「我说……」
  申屠飞靖立即瞪向他,俊庞一片冷静,可心里却不停低咒:姓封的,你要敢
拆老子的台,兄弟就不用做了!
  接收到警告,封日岚笑得更贼了。「南宫呀,你们也太不识相了,竟然打扰
到申屠大侠的好事,这个闻名江湖的大侠可是难得到青楼来寻欢的耶!久久来一
次,你们就打扰到他和姑娘燕好,也难怪我这兄弟会气怒了。」
  听到他的话,旁边的官兵惊愕地互觐一眼,齐看向申屠飞靖,没想到这男人
就是江湖上武艺排名第一的申屠飞靖,那个有名的武林豪杰。
  而申屠飞靖则气得牙痒痒的,他妈的封日岚,这番话摆明就是在损他名声,
这下可好了,他上青楼的事没多久就会传遍世上了。
  他压住怒火,看向南宫瑾。「南宫,看够了吧?叫你的人退下!」他没好气
地道。
  「我们是来抓盗匪的。」南宫瑾淡淡开口,目光看向被子盖住的女人。
  「我知道,你的人刚刚说过了。」申屠飞靖与南宫瑾相视。「不过我这房里
只有我叫来的姑娘,没有你说的盗匪,若不信你问封日岚。」他拖另一人下水。
  被点到名,封日岚愣了一下,也看到申屠飞靖暗射过来的警告,很识相地点
头。
  「是呀,南宫,这姑娘还是我帮飞靖叫的呢!唉,他最近燥火上升,我叫这
青楼闻名的小桃红帮他去去火,没想到火才去不到一半,你们就上门了。」他笑
得轻痞,面不改色地扯谎。[ 热X书% 吧* 独[ 家Y制@ 作]
  南宫瑾不语,沉静的黑眸看向申屠飞靖。
  「南宫,难道我的话有那么不可信吗?」申屠飞靖轻叹,「唉!连上个青楼
也能遇到你,我的名声这下可丢下了,好吧!你不信的话,我把被子掀开好了。」
说着,他就要掀开被子。
  「不用了。」南宫瑾开口。「抱歉,打扰到你了,放心,今日的事,我手下
的人不会传出去的。」
  「那就多谢了。」申屠飞靖扬唇一笑。「对了,你在抓什么盗匪?也许我能
帮忙。」
  「是个盗墓贼。」南宫瑾淡声说道。
  「盗墓贼?」封日岚挑了挑眉。「能让你这个神捕追捕的盗墓贼,一定不是
个小人物,该不会是云家盗的墓吧?」
  「嗯!我设了陷阱在先皇皇陵,对方果然上当,可惜还是让她逃了。」南宫
瑾微微皱眉。
  先皇皇陵?!申屠飞靖紧握拳头,差点想把被子里的女人拖出来狠狠掐死,
这死女人!什么地方不去盗,竟然去盗先皇皇陵?摆明找死嘛!
  「敢盗先皇皇陵,这盗墓贼还真是没脑子。」申屠飞靖咬牙说道,话才说完,
腰眼就传来一股刺痛,痛得他差点叫出来。
  这死女人竟敢掐他?!
  「不多聊了,那贼不知逃到哪去了,我去追捕。」南宫瑾说完,便率着一行
人离开。
  「飞靖,那我也不打扰你了。」封日岚送他一记眼神,眸光意有所指地瞄了
床被一眼,然后对他贼贼一笑,给他一个「兄弟,你欠我一次人情」的表情。
  申屠飞靖狠狠瞪封日岚一眼,看到一行人离去,这才低吼:「妈的,云白琥,
你掐够了没?」他跳了起来,揉着腰眼,低头看了自己的腰侧一眼,该死的,都
被掐到瘀青了!
  云白琥掀开被子,一直闷在被里,白皙的小脸染上一抹淡晕,那双凤眸则冷
睨着他。「谁是没长眼的贼?」
  「当然是你这女人!」申屠飞靖火大不已,「你有没有脑子呀?谁的坟不去
盗,竟去盗先皇皇陵,摆明在叫人抓你!」
  他抬头瞪她,可一看到她,目光却一愣。她的长发微微凌乱,白嫩的小脸映
着一抹绯红,衣襟也微乱,露出细致美丽的锁骨和雪白凝肤,看起来……竟莫名
地诱人。
  他忍不住深呼吸,却又仿佛嗅到那抹淡香,视线不由得移到那粉嫩的唇瓣,
想到方才碰触到的柔软。
  察觉到他的视线,云白琥一愣,也想到方才的事,脸颊不由得一热,她不禁
抿唇,别扭地瞪他。「你看什么?」
  「呃……咳咳,没呀!」申屠飞靖尴尬地别开眼,可眼睛却又瞄向她,没错
过她脸上的嫣红。
  她是在脸红吗?而且,他竟然觉得这样的她还满可爱的,真是见鬼了……
  两人各自别开眼,气氛顿时有点尴尬,也有点暧昧。
  「我要走了。」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气氛,云白琥低声说道,步下床,凤眸看
向别处。
  「你要去哪?」申屠飞靖直觉地问出口,可一问又觉得不对,他向来下管她
要去哪的呀!
  「呃……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被南宫瑾盯上,他又知道你的长相,你最好不
要乱跑。」他赶紧解释,也为自己找个借口。没错,她可不能出事,她要出事,
惨的人可是他,他爹要知道他就这么让云白琥离开,一定会砍了他。
  「那个南宫瑾抓不到我的。」她才不把那姓南宫的放在眼里。
  「南宫瑾很聪明,就算打不过你,他也能设一堆陷阱,像这次,你不就上钩
了?」想也知道南宫瑾这次设的是什么陷阱,这女人可是标准的武痴,为了得到
想要的秘笈,再危险她都会去。
  云白琥不说话,仅是抿着唇,却也明白他说的对。那南宫瑾真是个麻烦!她
忍不住抬头瞪他,「都是你,不然我刚刚就解决他了。」
  申屠飞靖撤唇。「拜托,杀了他,你麻烦更大。」啧!不识好人心,枉费他
救她。
  「谁教你要蠢到上当,蠢到去盗先皇皇陵,白痴也知道那是陷阱,就是有笨
蛋会跳下去,哈哈……」难得有机会能嘲讽她,爽呀!
  云白琥恼怒地瞪着他,见他那得意的模样,心情更不爽,可偏偏她又无法反
驳。可恶,她这次是真的蠢到了!
  见她气恼的模样,申屠飞靖爽快极了,头一次占得上风,心情好得不得了。
  「你瞪我也没用,相信我,现在你的画像一定贴遍大街小巷,哈哈!恭喜你,
你红了。」他说着风凉话。
  云白琥抿紧唇,瞪着申屠飞靖脸上的笑容,很刺眼也很碍眼,然后……她也
勾唇笑了。
  一看到她的笑容,申屠飞靖立即警戒起来。
  「我记得申屠伯父的寿辰在月底嘛!只剩半个月了,以往他的寿辰,我都会
去恭贺他,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她笑意盈盈,尤其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
她笑得更愉悦了。
  「我想你也是要回去的,伯父寿辰,你怎么可以缺席呢?正好,咱们就一起
同行吧!」
  「谁要跟你同行?」他才不要!他又不是傻子,要是他们同行,他就得负责
保护她,她要有任何损伤,衰的都是他。
  「你拒绝我?」云白琥耸了耸肩,也不勉强。「好吧,那我就一个人去申家
堡好了,等我到了那,绝对要跟伯父好好『聊一聊』他的儿子对我有多好。」
  「云白琥你……」威胁!妈的,这绝对是威胁!
  「怎样?」她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你……」申屠飞靖气得咬牙,手好痒,好想好想掐死那纤细的小脖子。
「同行就同行!」最后,他只能说出这句话。
  看到她那得意的笑容,他好呕!他娘的哩,他收回前话——她一点都不可爱!
                第三章
  果然,不到一天的时间,大街小巷已贴满通缉的画像。
  偏偏他身边这个通缉犯却一点都不合作!叫她戴个头纱好遮面,她二话不说,
直接回他两个字——不要。
  「为啥不要?」申屠飞靖瞪着云白琥,口气凶恶。
  云白琥淡淡瞄他一眼,「我又没犯法,光天化日之下,戴个头纱干嘛?」
  「没犯法?」哈!这种话她胆敢说出口?「没犯法你的画像会贴满大街小巷
吗?」
  这次云白琥连话都懒得回,迳自把玩手上的九节炼,摆明了就是不戴头纱,
他说啥都没用。
  「你……」申屠飞靖咬牙切齿,却又拿她无可奈何,只能深呼吸,告诉自己
要忍。「好,不戴头纱,那易容呢?总可以了吧?」
  「不要。」想也不想,直接驳回。
  「又不要?」申屠飞靖气得跳脚。「云白琥,原因是啥?」娘的!给他个理
由呀!
  「天热,脸上戴个面具,闷死了!」她如他所愿,却让他听了想吐血。
  这是什么理由呀?申屠飞靖用力瞪她,可被瞪的人一样悠哉,不把他的怒火
放在眼里。
  「好,不戴头纱,不易容。」他忍,他妥协。「那雇辆马车,你就坐在马车
里吧!」
  「我讨厌坐马车,闷死了!」这次不用他问,她直接给原因。
  申屠飞靖却忍不下了,他用力怒吼:「云白琥,你该死地知不知道现在的处
境呀?你被通缉耶!你现在是通缉犯耶!叫你戴头纱不要,易容也不要,坐马车
也不要,那你要干嘛?还是我直接把你打包送到南宫瑾面前,啊?」
  这女人真有惹怒圣人的本事!但他不是圣人,只是凡夫俗子,之所以到现在
还没动手砍死她,就是因为他该死地打不赢她。
  天杀的!他是造了什么孽?怎会认识这个孽障呀!
  云白琥懒懒地抬眸,不把申屠飞靖的怒气放在眼里,唇瓣轻扬。「你有种将
我打包送到姓南宫的面前吗?」
  「你……」申屠飞靖恶狠狠地瞪着她,可偏偏就是无法反驳。
  对!他就是该死的没种。
  「怎样?」她笑看着他,就是算准他拿她没辙。
  申屠飞靖只能咬牙,将满肚子的火吞进肚中。没关系,好男不跟女斗,不要
理她就好,愈理她,只会让自己愈吐血。
  「哪敢怎样?」他皮笑肉不笑,反正遇到她,他也只能认了,只好走羊肠小
径,尽量避免官道,省得引入注目,搞得自己也像被通缉一样。
  明明通缉犯就不是他呀!可偏偏她比还他优闲,一点都没有身为通缉犯的自
觉。
  申屠飞靖没好气地嘀咕,此时两人正走在树林中,看看天色也快黑了,看来
今天得在这落脚了。
  唉!自从与她同行,他就没睡过客栈了,没办法,带个通缉犯太引人注目了。
  偏偏这个通缉犯连收敛也不懂,什么伪装都不肯做,若不是他坚持走小道,
她还要大摇大摆地走官道哩!一点都不怕被发现行踪。
  弄到最后,反而是他比她还小心翼翼,怕被发现,真是的!到底是谁被通缉
呀?
  申屠飞靖愈想愈不爽,嘴边也一直嘀咕。
  「喂,你自言自语一整天,嘴巴不累吗?」她都听到耳朵快长茧了,怎么一
个大男人这么爱念?
  申屠飞靖回头瞪她一眼,一脸没好气。「哼,只要你不给我找麻烦,我就不
累了。」
  云白琥回以无辜的眼神。「我有给你找麻烦吗?」没吧?她一直都乖乖地跟
在他身后呀!
  「你本身的存在就是个麻烦。」他咬牙说道,若不是她,他现在也不用这样
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似的。
  他是名气响当当的大侠耶!却因为她像个宵小似的,走任何路都得小心,就
怕遇到人。
  「那真不好意思。」云白琥勾起唇瓣,回他一记笑容。「我这个麻烦是跟定
你了。」呵呵!见他吃鳖的样子心情真好。
  可恶,那得意的笑容好刺眼!申屠飞靖恨恨地别开眼,不甘愿地开口。「今
晚就睡这吧,我去找干树枝生火。」
  见他闷着一张俊脸去捡枯枝,云白琥就想笑。
  他真的很好玩,一方面对她气得牙痒痒的,可是同行的这几天,却也把她照
顾得无微不至。
  捡枯枝、生火、找食物,他全都自己来,从没要求她动手过,即使对她再气,
还是把她伺候得好好的。
  就如同他再不甘愿,还是带她同行,虽然她拿申屠伯父威胁他,不过她知道,
若他真的不愿意,拿谁威胁他都没用。
  换言之,她早摸透他了——标准的纸老虎一枚!就那张嘴很会吠,却不敢拿
她怎样,才会被她吃得死死的。
  「你在笑啥?」申屠飞靖抱着枯树枝走回来,就见她脸上的笑容,黑眸不由
得一眯。
  「没有呀!」云白琥眨眨眼,回他一记甜笑。
  申屠飞靖冷哼,想也知道她是在笑他,他不理她,迳自升火,不一会儿,火
焰升起,隐隐照亮两人的脸。
  「我去打些野味,你要饿了,先吃些果子。」申屠飞靖从怀里拿出几个野生
的果子。「刚刚找枯枝时顺便采的,已经熟了,吃了不会涩。」
  他冷着一张脸将果子递给她,又起身离开。
  看他离开,云白琥噙着笑,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甜到刚好的滋味让她
忍不住眯起眼。真好吃!
  三两口将手上的果子吃完,她又拿了一个啃,手指无聊地卷着头发,眉尖不
由得一皱。
  几天没梳洗了,一路上又在赶路,走羊肠小道等于在绕远路,偏偏申屠飞靖
又坚持不走官道,她也只好配合——再不配合,他应该会抓狂,她很有自知之明,
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敛。
  这几天都没梳洗,身上早已又湿又黏,让她觉得不舒服,就连头发也变得不
滑顺。
  吃完最后一口野果,她起身决定找找这附近有没有水流,至于申屠飞靖……
  她看了他离去的方向一眼,耸了耸肩,她只是离开一下,那家伙应该不会怎
样,搞不好他以为她自个儿先走了,还兴高采烈呢!可惜,他得白高兴一场了。
  云白琥勾起笑,随意找个方向走,逛一逛,看有没有流水小河让她梳洗一下。
             【××××××】
  奇怪,他干嘛把那女人当成太上皇伺侯呀?
  拎着两只野兔,申屠飞靖怎么也想不通他干嘛对那女人那么好?
  同行的这几天,吃喝住全是他打理,那女人只要张嘴吃东西兼说话嘲讽他就
好了。
  而他,明明被她的牙尖嘴利气得频频跳脚,可是用膳时间一到,却还是去张
罗食物喂饱她。
  他是有病吗?申屠飞靖皱起浓眉,突然觉得自己有问题,就像现在,他明明
气到不想跟她说话,可身体却还是很自动地帮她准备一切。
  他是犯贱吗?对她那么好干嘛?她会懂得感谢吗?会不再用那张贱嘴吐他的
槽吗?会不再把他气得跳脚吗?
  统统都不会!那他干嘛要伺候她?
  申屠飞靖愈想愈觉得自己有病,他干嘛对那个不懂得感恩的女人那么好,他
应该让她靠自己!
  对,他要跟她说,要吃东西可以,求他呀!不然就自己去觅食!
  主意一定,一脸的闷气立即被笑容取代,哼!他才不要再当她的小奴隶,没
事还要被贱踏。
  「云白琥,我告诉你……」咦?人咧?
  申屠飞靖瞪着无人的营地,他生的火仍烧着,可原本该待在旁边的人却不见
了。
  「云白琥!」他转头看了下四周,没人,浓眉立即皱起,那女人跑去哪了?
虽不成地自己先走了?
  「啧!要走也不会说一声。」他撇唇,也不理她,迳自处理手上的野兔,反
正她离开了,他乐得轻松。
  虽然这么想,可不知为何,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感觉好像更闷了,俊庞
整个沉下来。
  该死的!那女人是懂不懂礼貌呀?好歹他也伺候她好些天了,要走之前不会
来跟他说声谢谢再走吗?这样闷不吭声就走是怎样?
  「该死!」他气得放下野兔,也没心情吃东西了,抓起地上的果子恨恨地咬
了一口。
  亏他想说她爱吃兔肉,特地抓了两只野兔,结果那女人竟然说也不说一声就
离开……闷啊!
  明明巴不得她离他远一点,可看她真的一声不吭就离开,他却又觉得很火,
心头像是梗着什么东西似的,让他心情差到极点。
  申屠飞靖紧抿着唇,莫名地又想到前几天与他相贴的柔软唇瓣,还有她身上
的淡淡幽香。
  这几天,他常常想到那一幕——
  她的唇很软,同行的这些天,他常常忍不住看着她的唇,想着触到的柔软,
接着,心里就有股冲动,想要再感受一下,看她的唇是不是真如记忆中那般美好。
  然后,他的身体定会不由自主地起了纯男性的骚动,他明白那是什么,所以
当她那双凤眸扬起,疑惑地与他相视时,他总是狼狈地转开脸。
  他不敢看她,也惊骇于那突来的情欲,他斥责着自己,不懂是哪根筋不对,
怎会对她起了欲望?
  他不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吗?怎会因一个称不上是吻的碰触,就突然开始注
意她,莫名地想要她?该死的!他是哪里有问题呀?
  这几天,他一直闪躲着,不要碰触她,也不要看她,不着痕迹地保持一段距
离。不然,他真怕会压抑不住冲动,吻住那张一直诱惑他的唇,然后……
  他一定会被打飞吧?
  他不禁自嘲地勾起唇,想到她,心绪就开始起伏,而那女人却一声不响地离
开,一点也不懂他心里的挣扎,自始至终只有他受影响,真是该死!
  申屠飞靖忍不住低咒。「天杀的!我一定是太久没碰女人了,才会胡思乱想,
看来真该找个女人消消火了。」才不会饥不择食,对云白琥那女人有冲动。
  好,决定了,等天一亮就去青楼找个姑娘,等他发泄过后,就不会再饥渴了!
至于云白琥……他才不理她!管她是不是会遇到南宫瑾,会不会又中陷阱被抓住,
那都不关他的事,是她自己要离开的,他可没赶她呀![ 热D书@ 吧# 独% 家
  「哼!真出事也是自找的。」活该,不伪装嘛!那就自己看着办吧!
  申屠飞靖冷哼一声,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决定睡一下,等天亮就去找姑娘,
不理云白琥那女人了!
  他合上眼,打算好好睡一觉,睡觉睡觉睡觉……管那女人去死!反正她又不
是他的责任,而且她一点也不可爱,只会用那张嘴气他,真被南宫瑾抓到,也是
她的命啦!
  没错,不要理她!不要理……
  「该死!」他烦躁地坐起身,想不理,可心头该死的就是放不下,「可恶,
真是孽障!」他不甘心地起身,决定找那女人去,他这辈子真是欠她的!
  申屠飞靖沉着脸,大步走着,找着那该死的身影。可恶!等他找到她,绝对
要掐死她!她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孽障!
  申屠飞靖没好气地想着,耳边听到左边传来轻微的水声,他皱起眉,直觉地
往流水声那里走。才走没几步,他就停下脚步,目光怔愣地看着前方。
  他找到那该死的女人了,可是他却出不了声,只能傻傻看着……
  她就坐在大石上,身上穿着单薄的雪白中衣,像似刚沐浴完,身上未干就穿
上中衣,使得薄薄的衣料紧贴着她的肌肤,勾勒出姣美的身段。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右侧,她倾着螓首,掬起清水梳洗着长发,凤眸轻敛,
纤指穿过长发,动作轻慢优雅。
  银白月光流泄,轻柔地洒在她身上。白皙的肌肤在月光的映照下有如上好瓷
器,雪白晶莹。
  微扬的樱唇是雪白中的一抹嫣红,镶在白净的小脸上,有如宝石般诱人,纤
细的手指穿过秀丽长发,让他有股冲动想碰触那柔顺黑发。
  她美得不像真人,让他不敢出声打扰,呼吸变得好轻,可目光却不由得灼热
起来。
  敏锐地察觉到一抹注视,云白琥一抬眸,就接触到一双火热黑眸,她一怔,
凤眸与他交缠。
  他眸里的火焰让她的心跳莫名变快,那仿彿想吃掉她的男人眼神让她慌乱,
小脸不由得染上一抹红晕,却不知她这模样更引动男人的情欲。
  云白琥别开眼,紧张地命令:「看什么?还不快转过去!」凤眸偷龈他一眼。
  但他却没照她的话做,黑眸仍然灼灼地看着她。
  那炽热的视线让她的心更慌,小脸更红,凤眸不禁微带嗔怒地瞪过去。「申
屠飞靖,转过去!」
  「呃……哦!」申屠飞靖回神,赶紧背过身,可她的模样却深深刻画进脑子
里,让他气血汹涌,呼吸也跟着不顺起来。
  见他转过身,云白琥松了口气,「你这色鬼!竟敢偷看我沐浴?」她咬着唇,
瞪着他的背,忍不住骂道。
  申屠飞靖涨红脸反驳道:「我、我哪有?」可声音却很微弱,「拜托,我可
什么都没看到。」
  她又不是没穿衣服!只是模样比身无寸缕还诱人,让他怎么也移不开眼。
  「哼!你要有看到,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再把你下面那东西阉了!」
云白琥冷哼,口气凶狠,可小脸却仍然红通通的,表情又嗔又窘,泛着一抹罕见
的娇羞。
  「呿!怕人看干嘛大剌剌地在这洗澡?」申屠飞靖咕哝。
  「你说什么?」凤眸微眯。
  「没!什么都没有。」申屠飞靖摸摸鼻子,深吸口气,清凉晚风拂来,稍微
降低他体内的火热。
  唉!要不是她碰不得,要不是他还有一点理智,他恐怕早扑过去了。
  见鬼了!她平时明明像个男人婆,粗鲁又没女人味,怎么刚刚却美得诱人,
让他看傻了眼。
  「哼!」云白琥冷哼,「你傻傻地站在那干嘛?还不滚!」
  说着,凤眸仍警戒地看着他,小手往下,摸索着一旁的衣服,摸着摸着,她
却摸到一抹湿滑的冰凉,软软的、滑滑的……她立即变了脸色。
  「走就走。」申屠飞靖没好气地回道:「你以为我爱……」
  「啊——」一阵尖叫盖住他的话。
  「怎么了?」申屠飞靖赶紧转身,雪白身影立即扑来,用力抱住他,他一怔,
还没来得及回应,她的香味扑鼻而来,还有相贴的柔软香馥。
  「有蛇!」云白琥白着脸,惊恐地抱着申屠飞靖,刚刚碰到蛇的手拚命往他
身上的衣服擦。
  恶心死了!她刚刚竟然碰……呕……恶心!她嫌恶地皱眉,手擦得更用力,
双腿紧夹着他的腰,身体下意识地紧抱着他。
  她云白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软滑滑的蛇,一看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连
靠近都不敢。
  「什,什么蛇?」申屠飞靖摸不着头绪,见她脸色苍白、神情惊恐,黑眸不
由得微眯。「难不成……你怕蛇?」
  「谁、谁怕蛇?」云白琥一惊,理智迅速回神,跳离申屠飞靖的身子,神情
不自在地拢着头发。
  「开玩笑!蛇有什么好怕的?」她逞强地说道,凤眸故作不屑地睨着他。
  「是吗?」申屠飞靖抓到她眸里一闪而逝的慌乱,俊庞贼然地笑了。「好吧!
不怕就……啊!你脚边有蛇!」
  「哇!」云白琥尖叫一声,又跳到他身上,把脸埋进他颈项里,闷声低吼:
「快把它赶跑!」
  抓到她的弱点了!申屠飞靖得意得想笑,可却笑不出来,因她柔软的娇胴贴
得很紧。
  浑圆的胸脯贴着他的胸膛,抱着他的身体微颤,显见她真的害怕,小脸贴着
他的颈侧,呼出的气息拂上他的肌肤。
  他忍不住深吸口气,想稳住躁动的心绪,可吸入的却是她的体香,淡淡的,
不浓烈,却隐隐诱人。腹下传来一道翻腾的灼热火焰,他的气息变得粗重。
  没察觉到他的异样,云白琥紧张追问:「蛇呢?你有赶跑吗?」可却没听到
他的回应。她不禁皱眉,抬起头。
  「喂!你——」她看向他,却掉进一双带着侵略的炽热眼眸,她一怔,这才
发现两人的姿势暧昧。
  她的腿大胆地环住他的腰,胸部贴着他的胸瞠,方才的激动让单衣微敞,雪
白酥胸半露,而臀下隐约感到一抹坚硬抵着她。
  她一惊,正要推开他时,他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头一低,
覆上那张他渴望已久的唇瓣……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大侠真没用】2 下一篇:【武二的玫瑰】3(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